《望海的女人》:90年代苦情剧的落寞

腾博会www.tb988.com

2018-10-05

  乍一看《望海的女人》,就会惊异于其朴素到老旧的服化道与泛着黄的画面风格,这种直观的感受在对比其他剧集或华丽、或清新的风格时来得格外强烈。 这并不是因为剧中所描述的时代背景所限,其他相同年代的剧集或多或少总会掺杂些现代的元素,但是《望海的女人》中旧式的大波浪、的确良衬衫的陈旧样式、妆容的简朴粗糙,确实让人感受到了时代的隔阂,这种时代的隔阂不是正常的戏里戏外的隔阂,却是对于剧集包装的失望。

事实上,《望海的女人》从里到外都充满了上世纪90年代苦情剧的味道,尤其是表现手法上过于朴素。 首先是人物性格的单薄。 剧中的好人与坏人泾渭分明,性格极其单一。

女主角许淑萍就是个良善到骨子里头的圣母,被各种人欺压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连自己妈妈被逼死也无能为力,只知道流眼泪,没用到了极点;而邱家则没有一个好人,几位姨太太尖酸刻薄,邱老爷又好色圆滑,特别是纨绔子邱咏赋,作恶多端,对淑萍百般纠缠,使出各种手段欲逼淑萍就范,还威胁许妈若让淑萍嫁人就将许妈带去南洋,拆散她们母女,最终逼得许妈自杀。

要么大好要么大坏,人物符号化十分明显,这是早期剧集里头人物设置的最大毛病。 另外,剧情的拖沓与俗套也让人难以忍受。

90年代的苦情剧里一定要有一个任劳任怨的媳妇遭受各种苦难,《望海的女人》也不例外。 你所想象得到的作为一个女人的痛苦淑萍全都要经历一遍:从小就被批为克夫命,身为私生女的她只能做女佣,好不容易与丈夫金水真心相爱,金水却被国民党抓去了台湾,于是她要忍受婆婆对她扫把星的咒骂,忍受邱家少爷对她的觊觎,生下遗腹子却又被扫地出门,含辛茹苦抚养孩子,与第二个男人宋长文也各种坎坷……好听点叫励志,难听点其实就是受难。

这样俗套的情节,与剧集拖拖拉拉的叙事节奏倒也相配。 那慢悠悠的镜头语言,称得上是散漫,更加让人没了看下去的欲望。

当然,在淑萍经历各种苦难的时候,泪水是最不可少的道具,几乎每一集都在流泪,这也是90年代苦情剧的标准配置。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在中国电视剧刚刚发展起来的时候,这类苦情剧曾经一度辉煌。 究其原因,一是那种朴素的价值观符合当时人们的价值观,刘慧芳那样牺牲自我、成全别人的主人公符合人们的道德审美;二是受现实条件所限,国人也没看过太多的电视剧,对于刚刚起步的国产剧抱有宽容的心态。 但是在价值观、文化都多元化发展的现在,在人们对于电视剧越来越了解、有着越来越高要求的现在,这类剧集早已经跟不上潮流的变化了。 《望海的女人》如果放在十年前播,也许还能赚取不少热泪,但是剧集现在播出,就显得落伍而过时。

  现在的观众早就不会被那么廉价的泪水而打动。 《望海的女人》几乎每一集都有泪点,仿佛不是如此便不能称之为苦情。

但是这种泪点看起来更像是生造出来的,是为了流泪而流,加上过于频繁无聊,很难能够感染人。 例如淑萍妈将当年如何被邱家三太太排挤的经过对着淑萍说了一遍之后两人各种抱头痛哭。 再如林妈想念儿子时的哭喊,一开始颇为感人,但是每一次都哭着喊着扑倒在地,也不免像祥林嫂一样惹人厌烦,剧中的哭戏差不多都是给人这样的感觉。

现在的观众也早就明白人性的复杂,对于高大全或十恶不赦的极端人物没了耐心,只会觉得淑萍这样的人物太假太好,没有了一个人应该有的人性。 现在的观众也早已对牺牲自己那一套没了丝毫的兴趣,张扬自我的个性才是现在的主流。

就算是刘慧芳,放到现在也会被批判。

如今也有苦情剧,但是与90年代的苦情剧早已有了本质的区别。

纵观现在的苦情剧,无一不是靠着猎奇的剧情吸引人、曲折的爱情感染人,掺杂各式各样的新鲜元素,并且为人物留有反转的余地。 一味靠贩卖苦难而成的90年代苦情剧,与现在的苦情剧相比,确实该被市场所淘汰了。

  更何况,《望海的女人》还是一部背负着政治任务的剧集。

这一点分析剧中故事的原型即可知道:1949年,内战中节节溃败的国民党部队,在福建东山岛铜砵村掳走147名壮丁,其中已婚者91人。 一夜之间,近百女人失去丈夫,开始守活寡,铜砵村也因此成为著名的寡妇村。 没错,对于海峡两岸回归统一的主旨是剧集的隐喻,这个隐喻在剧集后半段越发明显,只是当原本感人的丈夫回家的事迹被上升到两岸和平,就有点过于拔高了,也陷入了冠冕堂皇的境地。

就算撇开这一层不讲,剧中讲述的是福建特殊历史背景下发生的故事,地方特色过于浓重,对于受众也有所局限。 当然,这些都是次要的。 最主要的失败原因还是它类似90年代苦情剧的落后拍摄手法、拖沓故事情节与单一人物设置。 也就难怪这部剧在各大卫视收视争夺战中以几乎垫底的成绩惨淡收场。

   《望海的女人》剧照。